目前分類:角頭史記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6.gif

靜雅,人如其名,總是恬靜端雅、和顏悅色地面對每一個與她對話的人,在與她聊天的過程中,感覺到週遭的一切紛擾都緩慢地沈澱了下來。

從台南女中畢業,考上台大北上唸書,學業與愛情一路順遂,音樂上的創作巔峰是在念研究所的苦悶時期,因為撰寫論文的焦慮、思念在當兵的男友,這張專輯中的多首歌曲皆出自那時的手筆。「他,是我創作的泉源,也是牽絆。」靜雅這麼說道。因為男友的疑慮,她漸漸遠離創作,淡出了音樂圈,與那群瘋瘋癲癲的音樂工作者保持距離,走向愛情、婚姻、家庭。但是,幸福與遺憾是不能相互抵消的,血液裏的叛逆基因總會蠢動起來,向外尋找知音,於是,有了這張專輯。

溫柔,是無邊蔓延的。也許,應該跳脫性別思考的框架,去發現原來「溫柔」是一種中性的質素,只要是人,都對「溫柔」有種內在需求,在靜雅的音樂裡,不分男女,都願意被那樣一種溫暖所包縛,所臣服。所有的思考活動,會在聆聽靜雅的音樂時,斷然停頓,一種感性的氛圍從她的歌聲中漫溢開來。記得一個畫面,那時建年、捷任、張43為「故鄉的鳳凰花」做編曲,幾個人隨意在桌邊坐下,抄起樂器就jam了起來,和煦的吉他旋律從建年的指間流瀉而出,捷任吹著口風琴隨興地配合著,三個大男人的臉部線條變得柔和,空間裡有陣甜甜的風,緩緩吹拂。

歌詞裡沒有雕琢的痕跡、唱腔中沒有浮誇的情緒、音準上甚至刻意迴避絕對精確,這些種種營造出一種失焦的美感,就像生活本身,總有許多小瑕疵,也許引你微微蹙眉,或是莞爾一笑,總之,貼近真實。

宜室宜家、相夫教子、溫良恭儉讓之外,還企求些什麼?在站上幸福的頂端之後,望向彼岸,還會看到什麼?於是,忙裡偷閒,抬頭望月之際,那一聲喘息,或嘆息,是對自由的想念?是對年少時夢想未竟的喟嘆?也許,從這張極度「女性氣質」的專輯裡,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這張音樂有女人情事、童謠及對家鄉的緬懷,紀錄著一個成長中女人的夢幻。黃靜雅的聲音很恬雅,會讓人感覺如沈浸在一片萬星點綴,安謐而深邃的夜空裡;平和而寧靜,彷彿回歸到一顆純真無邪的心靈。而她的台語童謠,卻又像是一蕾隨風飄逸的雲朵,充滿了童話般的色彩。黃靜雅的創作方式,不像一般人需要樂器的輔助。大部份是在她做家事的時候,一邊哼唱一邊寫譜。所以很適合在做事的時候聆聽!建議您不妨試試;情詩、童謠與夜色。

PEOPLE
黃靜雅
1967年出生於台南,溫柔的雙魚。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研究所畢業,現職台大大氣所助教。已婚,育有一女。

■音樂歷程

在校/五歲開始學鋼琴,國小時擔任學校弦樂團鋼琴伴奏及隊長,國中合唱團伴奏、高中及大學合唱團第一聲部。

研二/開始嘗試音樂詞曲創作、作品第一次發表於「簡上仁臺語歌謠研習發表會」、其中作品「這條歌」被收錄於鳳飛飛專輯「想要談同調」中作為序曲與尾聲。

水晶唱片歌手/「想起」被收錄於索引唱片製作、寶麗金唱片公司發行之合輯「辦桌」中並擔任演唱、與伍佰、豬頭皮、陳明章等藝人合作。詞曲創作「秋心」收錄於潘麗麗專輯「春雨」中。於文學發聲系列楊逵專輯「鵝媽媽出嫁」中創作並演唱「春光關不住」,同專輯中另演唱「少年彼當時」一曲。

1994「陳明章音樂工作室」簽約歌手/陳明章專輯「阮唔是一個無感情的人」中演唱「台灣的店」及創作「掌中歲月」部份歌詞。

廣播節目/「綠色和平台灣文化廣播電台」製作主持兒童節目「綠色兒童樂園」。

1995/「想起」詞另由林福裕老師作曲,收錄於「臺語創作藝術歌曲集」。與林福裕老師合作多首臺語合唱歌曲,如「秋心」、「看花的人」、「唱呼春天聽」、「故鄉的鳳凰花」、「火金姑」、「昆蟲歌」、「再會歌」等,樂曲譜集付梓中。並擔任第一屆「臺語藝術歌曲之夜」音樂會幕後旁白及「心聲主婦合唱團紀念音樂會」幕後旁白。

配樂/應邀創作宜蘭縣立文化中心兒童劇團舞台劇「誰殺了大怪獸?」配樂。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over005.jpg

2000年金曲獎最佳演奏專輯。

★誠品好讀月刊評選1999十大音樂類演奏專輯。

《三橘之戀》是詩人鴻鴻的第一部電影,透著些許法國新浪潮電影的味道,在十一月初舉辦的《純

16影展》中是最受期待的一部影片,更榮獲芝加哥影展、威尼斯影展、法國南特影展等獎項。

曲風抒情 詩意盎然

由劉季陵作曲的配樂和影片調性極度貼合,曲風遊走於古典、爵士、民謠與新世紀音樂之間,洋溢著甜美的抒情與青春的哀傷,飽蘊流轉的詩意。這張CD中的音樂編制比觀眾在電影中聽到的更為豐富,除了原有的提琴、鋼琴、吉他、長笛之外,為彌補畫面的空缺,更加上了手風琴精彩的演奏,以及來自香港梁小衛的即興人聲吟唱,與其說是電影配樂,倒不如說是跳脫電影本身而成為一張完整自足的音樂作品。 

一個充滿可能性的跨界樂團--《銀色動物園》

事實上,這張電影原聲帶早在電影首映之後即在藝文圈內流傳開來,但是經過角頭音樂的重新企劃包裝,作曲者劉季陵以及其班底《銀色動物園》的面貌浮現出來,以樂團的形式將他們的創作音樂推向市場。

《銀色動物園》的團員古典音樂底子深厚,成員包括:劉季陵(團長、作曲 )、王雁盟(手風琴)、 洪宇辰(爵士鼓、手鼓擊樂)。他們嫻熟於各類跨界演出,從劇場到服裝秀現場配樂,從異國民族風到重金屬搖滾,他們不斷實驗各種創作與演出的可能性,對觀眾而言,聆賞他們的演出,更是一場場聽覺上的拓荒經驗。 

◇影展

芝加哥影展「World Discoveries」單元,「費比西獎」。

威尼斯國際影展「新領域」單元,最佳新進作品獎提名。

法國南特三大洲影展參展。 

◇導演、編劇

詩人鴻鴻的第一部電影,三個青年男女的愛情練習簿。

描述兩個相愛的女生和一個男生的青春與微妙情事,與水果有關。穿梭在披薩店、小劇場和美術館的「慾望場域」間,呈現90年代台北的橘色視覺經驗。 

◇音樂

由劉季陵作曲的配樂,洋溢著甜美的抒情與青春的哀傷,曲風遊走於古典、爵士、民謠與新世紀音樂之間,旋律流暢如玻璃的節目、情感深沈如暗夜的河流,飽蘊流轉的詩意。古典樂器現場收錄,更呈現純淨的原音質感。CD版本較電影更為豐富,除了原有的提琴、鋼琴、吉他、長笛之外,為彌補畫面的空缺,更加上銀色動物園的手風琴精彩的演奏,和來自香港梁小衛的即興人聲吟唱,成為一張完整自足的音樂作品。 

團員簡介 

劉季陵(音樂設計)

劇場、電影配樂及音樂製作人,曾參與《密獵者》,《表演工作坊》、《三十舞蹈劇場》等表演團體之配樂工作,曾擔任「台北文學獎」頒獎典禮、「富邦藝術市集」之音樂總協調及作曲,並策劃參與誠品書店、捷運藝術節等多項音樂演出活動,作品亦包括廣告、動畫音樂等,戲劇配樂作品有《夜長夢多》、《時間與房間》、《三次復仇與一場審判》、《危險關係四重奏》等近十部。一九九八年完成鴻鴻導演之《三橘之戀》電影配樂、並由角頭音樂發行電影原聲專輯。目前自組銀色動物園樂團、致力於跨類型音樂之創作及跨領域之演出。 

王雁盟(手風琴、電子鍵盤合成器)

曾參與劇場音樂製作及演出,並為多張唱片及電影配樂演出手風琴。經歷過不同音樂類型如古典鋼琴、搖滾樂團、電子舞曲等。近來則嘗試手風琴之街頭演出,為首屆捷運街頭藝術家。 

洪宇辰(爵士鼓、手鼓擊樂)

擅長各式敲擊樂,師事台灣鼓王黃瑞豐,曾擔任多所學校之打擊樂教師,並多次與青管、幻響管樂團合作演出,為新生代極被看好之新秀。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478.JPG

看一本書,習慣略過前面篇篇序文,直接進入作者說的故事裡。所以拿到一張新CD,通常也是先聽為快,文案、歌詞、推薦等等,都是在聽完音樂、Feel過後再來整理、回味的。回想第一次聽「昊恩家家」的《Blue in Love》,藍調、爵士或民謠,很難下一個確切定義,只覺得整張輕快、舒服的慵懶調調,一氣呵成,聽完還讓人意猶未盡。

TEXT:曾慧娟 PHOTOTommy Chen‧角頭音樂

「昊恩家家」這對新出道的創作雙人組,如果你熟悉由陳建年、紀曉君等人組成的「AM」樂團,便對他們不會陌生。昊恩是「AM」的吉他手,家家則是紀曉君的小妹,兩人相識、同台多年,早有深厚情誼也默契十足。「組團想了很多名字,最後決定用兩人的名字,簡單又無可取代。」昊恩解釋這樣免得讓人要記團名又要記成員名字,也不會有人走團在那樣的狀況,例如「四分衛」或「五月天」換了吉他手,他們依然還是「四分衛」或「五月天」。

Live House多年的演出經驗,昊恩的吉他與家家的唱功早就備受關注,推出首張錄音專輯,由昊恩擔任製作人。籌備唱片的一年八個月時間,除了音樂製作之外,昊恩說行政溝通與各方好友的建議評論也是壓力來源,「記得拿到專輯的那天,媽媽剛好來台北,我就抱著他一邊哭說:好辛苦喔。還好我們做到了,可以提供大家不同聽音樂的方式。」大塊頭的昊恩說起話來幽默表情豐富,從他在部落格的文字也可以看出他化嚴肅事項於輕鬆之中的習慣。

昊恩出生自牧師家庭,小學就認定吉他是自己宿命的樂器,家家則被形容為,還沒學說話之前就開始唱歌。兩人十幾歲起就嘗試創作,專輯中的選曲都盡量不離表演太遠,「有人說我們現場比CD好聽,唱現場我們會說說唱唱,比較可以表現兩人個性,專輯為了一慣性,就不得不去掉部分我們喜歡的東西。」曾經在香港表演多次,昊恩說香港好小,但他們付費聽表演的風氣很盛,就像看電影一樣平常,所以「昊恩家家」最期待的不是盛大的演唱會,而是一場不說話、不鼓掌的表演,大家享受音樂就好。

「困惑被我用一根棒子轉成了棒棒糖,含在嘴哩,我正努力的將它消化72年次的家家,本人就像她的文字一樣,青春又可愛。訪問時候他忍不住抱怨,自己主唱的曲目,編曲總是比昊恩簡單許多。把家家當作寶,昊恩覺得他最重要的任務是讓家家的好聲音發揮極致,「越單純就越容易被聽見。」其實是讓千里馬可以奔騰的良苦用心。兩人對目前音樂市場的作法有很多質疑,像是很多公司為了降低成本只強化兩首主打歌,廣為放送之後,人家買回家難保不會有受騙的感覺。「昊恩家家」想做到的是,將所做的音樂維持在同一層次,希望《Blue in Love》的每首歌一樣強,整張好聽、每一首都是主打歌。

轉載自  FIGARO    3月刊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over004.jpg

★入圍19992000 2004金曲獎最佳演唱團體。 

四分衛並不是一個新的團體,95年成立至今,玩團年齡近20年。當初他們被譽為「台灣樂團合輯之王」,因為無論是由主流唱片公司或另類廠牌出版的樂團合輯中,都曾收錄了他們的創作作品。「四分衛」就像是打卡演出的樂團,從來不會缺席在各大小搖滾活動,以前經常在VIBE、地下社會等pub演出。他們情感上的忠貞都給了搖滾樂,每個人的生活依著樂團打轉,沒有想過那是堅持、不知道那是認真,日子就很習慣地這樣下去。

別以為玩樂團的就得和磕藥酗酒之類的叛逆行徑掛鉤,對四分衛而言,玩團是日常庸碌生活的一個出口,他們的叛逆只限於音樂風格上的實驗創新,白天,他們個個有份正職工作,主唱阿山在廣告公司從事平面設計,吉他手小郭在會計事務所跑外務,餘暇時還收學生教吉他以貼補家用,貝斯手阿辰與鼓手啊玩目前還是學生。

舞台上的「四分衛」,眼神總是不一樣!笑起來很太陽的阿山,站在舞台中央,你絕對會被他彷若Axl Rose嗓音所吸引;像個猴小孩的虎蠅,彈起吉他可是pose十足,而另一個永遠視覺系的吉他手小郭,整個人就是東京街頭最in造型的示範!鼓手啊玩私底下是言行活潑的過動兒,上台演出時卻穩健紮實,是樂團最堅實的強大後盾。最後加入「四分衛」的貝斯手阿辰,不只是降低了平均年齡,更帶給「四分衛」動力!

搖滾已死了嗎?走出一片七○及八○年代的紫色迷霧,這一代九○搖滾團體吃足了滋養的奶水,長出怎樣的嬰兒?在四分衛的這張專輯裡,我們彷彿聽見一種屬於台灣音樂搖滾氣味和長大成熟的收割歡欣。成軍七年,他們見證玩團風潮完整始末,音樂風格等於是一部台灣樂團史從一開始引起風潮的歐洲合唱團、槍與玫瑰………到現在的一片日本視覺風。四分衛的音樂在優游於其間,落地生根而開花結成繁盛的果實。欣見不再是【樂團合輯之王】的他們,在這個完全百分百製作的唱片中,終於有了自己的旋律。從創作、情緒、唱法、內容,都佈滿了張狂的生命力。

四分衛;It's Ur Turn

WriteDaisy

從這裡開始起來---

對「四分衛」有印象,應該是在中山北路的SCUM,聽說之前他們叫做「六角形」。第二年的春天吶喊,「四分衛」表演時,有「花生隊長」在台下加油!到了後來,通化街的〈SCUM〉、〈女巫店〉、〈VIBE〉只要1224號,都可以看到「四分衛」表演。

「四分衛」就像是打卡演出的樂團,從來不會缺席在各大小搖滾活動。他們情感上的忠貞都給了搖滾樂,每個人的生活依著樂團打轉,沒有想過那是堅持、不知道那是認真,日子就很習慣地這樣下去。

曾經不懂,為什麼要把音樂雕琢得這麼漂亮?為什麼要把音樂弄得這麼嚴謹?為什麼要這麼認真投入?始終相信”不經意”才能衝撞出美感的我,總是無法體會「四分衛」的執著點。可是,他們就是這樣做音樂呀,就像是龜毛的處女座,對!「四分衛」會不會太陽在處女座(龜毛),月亮在金牛座(執著),上昇在獅子座(愛現)呢?

舞台上的「四分衛」,眼神總是不一樣!笑起來很太陽的阿山,站在舞台中央,你絕對會被他Axl Rose嗓音所吸引;像個猴小孩的虎蠅,彈起吉他可是pose十足,而另一個永遠視覺系的吉他手小郭,我真喜歡你的造型!悶騷的小曾,總是在一旁不安份地擺動他的琴,最後加入「四分衛」的啊玩,不只是降低了平均年齡,更帶給「四分衛」動力!

在什麼都要帶點”電” 1999,什麼都要來點”未來感”;搖滾之於流行,是過去式的經典。而搖滾的「四分衛」,你們為何如此堅持?『我們”玩”音樂,我們”創造”聽覺...』,他們這麼說。他們想要在20年後依然經典!我真的很感動他們這樣玩團,他們不需要刻意的堅持或虛意認真,一切都很自然。

我不懂「四分衛」的音樂,但我確信”執著信念”,他們終將不朽!

買四分衛樂團之《起來》,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over003.jpg

★本專輯榮獲《中華音樂交流協會》評選1999十大華語音樂專輯。

★圍1999金曲獎最佳作曲人。★1999金曲獎最佳男歌手。

聽他的音樂,彷彿閉上眼,就儼然見到東部遼闊的海岸,濤滔海聲以及卑南山下青翠蔓延的部落風情。他清亮的嗓音及如吟遊詩人般的吉他聲,常令人宛如進入一處音樂神祕的海灘。想像自己快樂徜徉,臉上始終掛著微笑,空氣裡還有一抹清新氣息。那是夏天的味道。

他很自豪自己是個原住民,所以那種小調風格的山地歌謠,滿溢在整張專輯得各個部份。和與他同年的人一樣,經過那段輝煌民歌時期的洗禮,他音樂的風格也有趨像民歌般悠揚的氣質。流暢而不拖泥帶水輕傾訴說著他的故鄉,及他的情懷。

身為卑南族的歌謠大師陸森寶的傳人,建年不諱言自己其實是有需要不斷進步的壓力。當年外公用自己的母語入歌作詞,記錄了當時原住民的生活樣態,成為一代大師。現在族人們以歌詠作為記憶當時的時光。他也以此自許著,雖然在廣大平地人的文化勢力裡自身的文化彷彿已被掩埋,自己還得回頭追朔自己文化源頭,然而這一路卻是艱難的,但希望一天唱著自己的母語歌曲訴說當時心情。

崇尚自由的天性及熱愛藝術的性格,在他對我訴說的故事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建年所穿戴東西都饒富趣味,一件件都是親手刻畫出來的。甚至他還巧手的做出了DIY排笛。音色清潤而溫暖。他的吉他上刻著七彩的花紋,閒來無事的時候他動了動畫筆,一幅幅饒富童趣的漫畫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原住民的相聚總是這樣有一卡車的笑話伴著酒香,串串笑語以及檳榔,然後便是提起吉他三三兩兩的和起音階便唱將起來;星空下,蟲鳴間與當時的氣氛和而為一。能歌與善舞是一般人對這群在自然中長大子民的既有印象,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所謂的表演者和觀眾的分辨大家都是一起唱和一起跳舞。也唯有歌聲和著舞齊跳的時候那才是酬謝祖靈最好的禮物。也只有在族人們都齊聲和唱的時候,部落的傳奇才真正才被流傳下來。

整張音樂靈活而大量地運用採擷的環境聲及隨性所致的即興演唱與對白,不僅魅惑著都市人對田野生活的渴望,也成為在外打拼的原住民們心靈上的寄託。想像自己快樂徜徉,臉上始終掛著微笑,空氣裡還有一抹清新氣息。那是部落夏天的味道,來自你我心海。

HISTORY
Write⊙陳建年

生長在台東卑南山下的我,從小就喜歡繪畫和音樂,曾夢想未來能夠成為一位走遍世界各地的藝術工作者,但在成長過程中,或許受到現實生活和價值觀的影響,也為了考量能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在執著於夢想,至高職畢業後,即選擇與藝術完全不相干的工作.....警察。

記得在警察學校畢業的的前夕,就開始幻想將來日子過的可能如電影劇情裡的警探一樣上班一出門就得飛躍、前翻滾、掏槍射擊、在大都會的街道與罪犯對峙,經過一番艱難的苦戰,結局是像英雄般的將歹徒繩之以法。想到如此心裡就有一股莫名的充實感與使命感。但哪知畢業後,分發調派的單位,是一處四面環山,道路崎嶇的偏僻部落,這與之前所想像的情景完全不一樣,這裡沒有到處聳立的高樓大廈,繁華擁擠的街道,也沒有罪犯連連的人事物,所看到的是純樸的鄉村景象和善良親切的原住民,雖然是在偏僻的山地服務,但因為這樣勤務較單純,所以在工作之餘能夠充實一下自己的興趣,也在這段期間創作了不少音樂作品。
 
音樂創作對我來說是與朋友分享最好的禮物,自國三會彈吉他以來,偶爾會如神來一筆的靈感創作,雖然有些作品很平凡很幼稚,但每完成一件作品就會有一股衝動要和朋友分享。講到這裡,就會想起在台東有一些同樣喜歡創作和分享的朋友,如郭明龍、麥尚、少多宜、吳昊恩、柯美黛和我的小舅陸賢文等人,他們有非常優美好聽的作品,可惜聽過的人並不多,也會有自己的創作音樂呈現給許多人欣賞。
 
製作音樂專輯是每一位創作者的夢想,平日忙於公務的我,對此卻不敢有太大的妄想,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音樂製作人捷任和角頭音樂的張43,他們認為我的創作可以分享給更多的人欣賞,要我考慮與他們合作錄製專輯。自認作品不夠完美的我,實在無法提起信心接受,只因他們多次鼓勵,並認真的與我談及此事。或許是他們對製作音樂的理念與尊重,他們誠摯的態度打動了我的心,因此才開始這樣合作的計畫。
 
角頭音樂在製作這專輯之前,經過製作人捷任與錄音師Tero的討論,特地把錄音,搬來台東為了方便配合我錄音,也為了想表現出台東家鄉味的感覺,我們跑遍了台東的山谷溪流、部落和海岸數十回,為的是要錄到好聽的大自然的聲音來搭配一些歌曲,雖然效果稱不上完美,但卻是我們辛辛苦苦想要呈現給大家的作品。
 
在此也感謝宏豪、永龍、玉琴、惠琴、智博、浩銘、昊恩、美黛、君君、盈盈、志偉、秀美,還有兩歲的lugi等;眾多卑南族兄弟姐妹的用力合音,使這專輯更增添不少歡樂的氣氛。

●買這張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002.jpg

★獲《台灣中國時報娛樂週報》1999十大華語音樂專輯。

★《香港錢櫃雜誌》99年度音樂類十大專輯封面。

★「ㄚ媽的老唱片」入圍1999金曲獎最佳作詞人。

做為引起矚目與熱論的「同志音樂」及「角頭音樂」催生者與開創者的張四十三,終也忍不住手癢,1999年春天推出他個人第一張創作專輯。且不改其顛覆本性,企圖用性高潮來反映他對這個社會的感受。

電影編導出身的他,善於用影像思考,很容易從他的音樂層次裡,感受到畫面。43在這次的音樂編排上,猶如他的專輯名稱,呈現了失調性的多樣面貌,實驗風格強烈。加上他那犀利的文字和失調式的唱法,尖銳而不失幽默,且擅長諷喻時事,常呈現記錄社會的寫實風貌。使得整張專輯聽起來又鹹又濕。

音樂元素很多部份採源於古典音樂、台灣歌仔戲調、民間歌謠或環境聲音。例如;在『我的內分泌有點失調』裡,竟可以聽到巴哈式的管風琴彈奏。在『ㄚ媽的老唱片』一曲中,一次融入「春風滿面」及「五更鼓」兩首台灣歌謠。在原本鄉村節奏的『革命將取得最後之光榮勝利』一曲裡,大膽地放進了兩首由「三姑六婆吟唱隊」所唱的歌仔戲曲「運河悲喜曲」及「六角美人」。而RAP式的『ㄚ義仔的43刀』,到最後竟變成「金枝演社」的「花鼓陣」。最妙的是,他竟把「98' 北高市長大選實錄」和「日本AV女優愛染恭子的演出片段」MIX成了一首『肉慾家族』的絕樂。另外『JACK,你去死吧! 』裡的JACK竟然是一隻女的蚊子!

43不是什麼文化觀察員,他甚至不具備所謂藝術創作者的修養與樣態;看43的創作不需要一個過高的心理仰角,或固定的精神姿勢。性愛與政治,遙控器與藥丸;這張專輯,他只是嘗試做一個不負責任的宣告,把自己的無力感,勇敢地公諸於世。

此專輯的音樂搞得聲色俱佳,有電子樂器和傳統歌仔戲曲調的融合,也有選舉候選人口沫橫飛的聲響裡,交疊著日本A片女優的淫聲浪語,戲謔和省思的意味並重,顯現專輯的自由調性。提醒您,聽他的音樂,內分泌很容易失調。

Write⊙鄭捷任

頭一次聽到“ 43 這名字,是出現在1993年前某地下電台的頻道上,那是個混亂又饑渴的時代,台灣的政治圖騰正被支解,神明般的電子媒體被一群年輕的理想家請下了供桌,各種資訊開始氾濫在生活裡,五通電話保台論、1995閏八月、運將打架、台海飛彈危機........;幾年來,台灣人的感官開始接受前所未有的訓練;今天,激情淡了,媒體多元,政治版圖重組,新的秩序正建立中,而當年那些硬梆梆的革命理想也漸漸化開了,但那些熱情的年輕人呢?

真正認識張四十三,是在1998年參與「角頭恨流行」的『ㄞ國音樂』合輯時,和多數人一樣,對“ 43 這名字充滿好奇與不解,剛開始經營獨立廠牌的他,必須要去連結創作意圖與行銷績效,這對於推動非主流音樂的人而言,是一個頗尷尬的位置;和五年前搞地下電台一樣,佔領台灣音樂版圖的使命感使他頑固地坳下去,夾在商業市場與非主流音樂人中,既不能戴著光環走路,也無法靠錢大聲說話;和他的名字一樣,短期之內,他的努力會讓人充滿好奇與不解,因為我已經看到他朋友越來越少了。

出自這樣一個人的音樂創作,自然不會太冷靜;和大多數半路出家的人一樣,43是靠一路拾荒且沿途拼湊來實習音樂的,對大社會溫差的敏感,使他總是放大刻度去描述自己細微的感受,擅用影像思考的習慣,卻也使他作品顯得出層次感;認識43的人大概都看得出他背後那支政治認同的鮮明旗幟,但在他作品中卻嗅不出那股反撲舊勢力的刺鼻殺氣;當台灣人飽食惡質文化,看電視邊吃邊罵,遙控器轉來轉去,卻死也不肯關掉電視的同時,有些人漸漸用自己的方式去解碼這種霧煞煞的大眾文化,43不是什麼文化觀察員,他甚至不具備所謂藝術創作者的修養與樣態;這張專輯,他只是嘗試做一個不負責任的宣告,把自己的無力感,勇敢地公諸於世。

有一種美術名詞,叫做「拼貼法」,我們或許可以借用它來形容43這張專輯的呈現方式;新型錄音方式(本專輯全部使用Pro Tools 4.3)的使用,並不代表錄音品質的提升,但電腦錄音操作的簡易,卻使得製作者不但及早預知作品的完整性,更因剪輯管理聲音的方便,許多創意竟也在操作的過程中誤打誤撞地產生了,吉他手原先辛苦設計的SOLO被支解成另一首歌的裝飾音,A片女星的叫床聲被裝置成黨魁致詞的造勢背景,這雖不至於顛覆原創,卻對這張專輯的聽覺結構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了解43製作這張專輯的過程,會對他充沛的人脈關係感到好奇;幾乎不用花到半毛錢,竟可以動用到上百人次來幫他錄音,有各樂團的PLAYER,有劇場的演員,戲班名伶,乾姐乾媽,乾媽的女兒,乾妹的同學........,我懷疑他耗盡了所有的人際資源,來完成這並不討人憐愛的專輯,這也不免讓我對他未來乾涸的生活窘態心生同情,但43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心裡準備,可不是嗎!台灣土直的百姓不正是一直這樣可憐又樂觀地走下去的嗎?

性愛與政治,遙控器與藥丸;看43的創作不需要一個過高的心理仰角,或固定的精神姿勢,就像我辛苦地寫到這裡,也不太想用什麼完整的結論來結束這篇介紹,什麼音樂?理想?國家前途?唉!再連絡啦!

試聽

●買這張專輯請點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001.jpg

2000年4月以原音社的音樂當做角頭音樂的創刊號,或許是因為我們過去對原住民的文化和音樂虧欠太多,了解太少。Am是吉他指法裡的一個和絃,聽說光是一個Am,就可以唱出很多原住民的歌謠,一直唱到天亮。於是Am成了他們在都會中情緒的基調,有種想要彈同調的意味。原音社樂團的成員,分別來自卑南、魯凱、排灣及遠從蘭嶼游泳過來的達悟..等等。這張專輯除了收錄傳統歌謠外,還有許多都會生活的心情寫照與濃濃鄉愁的創作作品。煽情地說;這是一張讓您聽了會微醺的唱片。──張四十三

Am」是吉他指法裡的一個和絃,聽說光是一個Am,就可以唱出很多原住民的歌謠,一直唱到天亮。於是「Am」成為了他們在都會中情緒的基調,有種想要彈同調的意味。

它,紀錄著一群從「Am」開始認識的朋友。來自卑南、魯凱、排灣及遠從蘭嶼游泳過來的達悟.....

這張專輯的歌曲收錄,有三大部分。包含傳統歌謠吟唱;有魯凱族淒艷的人蛇傳說「小鬼湖之戀」、排灣族捉迷藏童謠「A-Li-An」、鄒族悼亡魂曲「Mi-Yo-Me」。之二,團員音樂創作部份;有用台語唱的「原住民的心聲」、模仿竹籃搖動聲音串成的「搖籃曲」、融合卑南歌謠除草歌的「失落的故鄉」、異國戀情的「漂流之愛」及在PUB演唱時,常令人鼻酸的「好想回家」。最後,收錄了兩首現場作品;一首是在台大前面地下道錄的「永遠是原住民」、另一首則是在海拔1200公尺烏來山上,聚會時錄的。有14分鐘長,是一首各部落流傳歌謠的組曲,叫做「Am到天亮」。也是原音社每次表演的最後一首歌,只是每回唱的內容都不一樣。

原住民族群,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本無悲情之權利,亦無沈默的義務。今日「原音社」以歌聲來表達對原住民族深沈的殷切期許,為族群文化的殘弱虛質注入新血液。希望在聽到他們用歌聲向山野呼喚的同時,您也可以感受到,他們也嘗試用創作與文明對話。歌謠是他們的文化,而文化必須受到對等的尊重,才能文明。或許這張唱片不僅是創作與歌聲的發表,似乎他們想表達各多各多!

這張專輯不僅保留了部落歌謠深邃的內涵,同時也開始記錄、開創屬於這一代原住民族生活的情感與新歌謠。在古老民謠與流行音樂間,或傳統與現代的情緒衝突裡,巧妙地醞釀出一種可口但易醉的酒香,樂天而友善,真摯而感人。

STORY

小山凹

1997年夏末,大夥兒在汐止山區的茶莊欣賞夜色,進德的老婆鎂玲挺著微凸的肚子還是不改阿美族女性的勤快,叫菜傳杯子遞碗筷總是比我們主動些,原音社這幾位男士們難得的安靜,讓平時聒噪的志洋也無從發揮他閩南式的草根幽默,還好美英姐在,是人生的歷練吧!看多了這種欲言又止的聚會,反而是她能自在地感受這小山凹的情緒;突然她說:「下雨了!」

倦怠

雨後的數日,忠實於生活與信仰的進德回到屏東繼續他傳道人的工作,對時報鷹又愛又恨的依佈恩也在不久後回三地門教會準備繼續深造,達卡鬧則數度來回埔里、台北、高雄、屏東……,三個月後則落腳於新竹北埔小鎮;在台北喧囂了一年多的原音社,剩下幾張在汐止茶莊那一晚莫名其妙地寫下的發展計畫草稿,和沒什麼人氣的後援會;有趣的是,那一陣子後,原音社收到的表演邀約突然多起來。

薪傳

升上一軍的曉君與小陸馬上挑起表演大樑,同屬台東卑南族南王社的他們,彼此並不熟,雖是親戚,表演的默契卻在台北才慢慢形成;當時紀曉君在漂流木餐廳的表演早使她成為當代卑南古調最值得期待的傳承者;早熟的小陸則是經歷過跑遠洋、版模工、鐵工廠……等工作,被阿德碰到時是個會唱許多山地歌,卻只會四五個吉他和絃的大男孩;Puyuma勇於表現的個性使他們毫不畏懼城市的紛擾,唱歌使他們加入原音社,也因為他們,原音社才能繼續唱歌。

流浪

翻過了北大武山蒼鬱的森林,來到卑南平原的海岸;不同的原音社表演者傳承著不同族群對生活與土地的看法,離開了故鄉到台北發展,卻同樣背負著謀生的擔子;泛原住民音樂熱給了我們一些不定時的表演機會,卻起不了實質上的經濟作用;離鄉背井的生活經驗許多人都有,若在賺取三餐之外,還要這些人進行一些不見得有未來的理想,背後總會有些力量在支持著;各異奇趣的音樂感受,對文化的認知不一,族群關懷的角度不盡相同,這總是我們;但此時的我們生活交集在一個相同的氛圍內,在每次的聚會中,一群用最簡單的呼吸來唱歌的朋友,用最直接的和音來交換情緒的都市原住民。

出發

簡單而直接,讓我們隨興地將大多數的表演,變成台上當場練歌聚會的安排(而且還有酬勞),在聽眾的期待中唱了一堆的歌後,下次唱的很可能又不太一樣;沒有記錄的現場即興作品總在原音社的小型表演或聚會中出現(鮮少有中大型演唱機會)。19983月,流浪的半年的元老--達卡鬧,帶著北埔客家鄉親的禮物--平均分布在身體各處的二十公斤肥肉,再度來到令他又氣又愛的台北,加上瑪拉歐斯、高飛、昊恩、宏豪和永龍等人的不定期支援,曉君個人的專輯持續錄製中,小陸的創作也隨吉他功力的大增而有所進展,而達卡鬧南來北往了幾個月,自然累積了不少如「離開台北」之類的佳作;漸漸地,一個多樣貌的原音社又活絡在台大師大附近幾個小型表演定點,而依照表演性質與場地的不同,我們也發展出幾套呈現模式;在團員的生活都各自穩定,表演也走上點軌道之後,一年多前的某些計畫,似乎有些許可能性了。

錄音

1998年秋末,阿德和依佈恩北上錄音,專輯的錄製使得原音社的成員有難得的機會來個大團聚;久別重逢的歡樂與喧譁,給角頭錄音室的隔音設備帶來嚴厲的考驗;內分泌失調的張四十三,除了親自錄音外,還主動照顧大夥兒的茶水與點心,隔著一道玻璃錄音,也感受得到他想進來合唱的衝動;除了安排中的曲目外,當然少不了偶發性的創作;連續兩天的錄音,讓眾人唱得過癮,也滿足了朋友相聚的願望;在曲終人散的隔天,四十三與我坐在監聽喇叭前,經過一番爭執後,一起沈重地下了個決定--重錄。

摸索

經驗是我們的問題,在專業奧援原本就缺乏的狀態下,要求品質更是一種壓力;雖然長期從事音樂工作,但我們並未如此從頭到尾就唱片的每個細節一起合作過;畢竟,這不只是音樂記錄,也是要對自己與消費者負責的產品;重新檢討創意與執行的落差後,我們有了更明確的分工,包括整個專輯的整體企劃與內容呈現,在彼此更實際的互動參與後,原音社與角頭音樂的第一次合作,總算在邊學邊走的過程中完成了。

AM

1993年到2000年,從原運學生社團到走唱樂團,從台北街頭唱到國際音樂祭;我們看到穿越山脈稜線的第一道光,鷹架上的勇士,部落的老人,海岸的浪;每當子夜低吟NA- LU-WAN,唱幾首Am的歌,敬一杯朋友的淚;原音社未來到底怎樣,如果下次你遇到我們,請不要給我們鼓勵,直接坐下來一齊唱,因為我們都一樣,所有的人都一樣。

原音社團長Bai-Lang

PEOPLE

Takanow(李國雄)

1961年出生於屏東,老家在好茶部落。台大社會系畢業後,在屏東的春日國中當了七、八年的老師。怕誤人子弟,在上帝的指引下,跑到花蓮神學院進修。這時他開始彈起吉它,練鋼琴,開始創作。原本想當一位牧師,後來發現教會跟原先的想法有段差距,便離開了神學院到台北流浪,渾噩兩、三年。有一陣子他完全失蹤,有人看到他在南投埔里送貨。他竟然在新竹北埔一個村落的朋友家隱遁,全心創作,寫一些讓自己都會流淚的歌。現已遷居台東都蘭。

Kineple(許進德)

1967年出生於屏東好茶部落,魯凱族僅存的帥哥勇士。早年從事原住民運動,長期對原住民文化及社會處境有相當程度的關注與省思。現職長老教會傳道師,希望從部落的教會組織中,扎實地種下原住民文化的根基。現育有二女,當然已經結婚。

I-bun(陳俊明)

1970年在屏東山地門隘寮溪旁呱呱落地,排骨彎彎那一族。他的家是部落的望族,說明白點就是大地主。當時是花蓮玉山神學院研究生,他的成長都跟上帝有關,很難懂。善於蒐集及詮釋各族歌謠,並積極於傳統曲調之傳承。

Gedadeban(陸浩銘)

1974年出生於台東卑南南王村的音樂世家,他的祖父叫陸森寶,是日本時代被日本殖民政府視為瑰寶的音樂奇才。

台東農工肄業之前,都待在台東。16歲時因父親的病疾嚴重,加上船約未到期,便休學代父跑船抓魷魚,足跡遍佈各大洋。八個月後到台北做過版模、銑床,直到入伍。1997年退伍後,到Mayasont Pub唱原住民的歌,然三餐不繼,常到大安森林公園過夜。之後認識了原音社的捷任,經由引薦在環球電視台找到了很合適的工作;新聞攝影助理,再升任為攝影師。現為三立新聞部攝影記者。

Si-Maraos(鍾啟福)

生辰不詳,來自飛魚的故鄉蘭嶼達悟族,曾任電視新聞記者、立委助理,首任原民台台長,現任原民台業務經理。

Samingad(紀曉君 

1977年出生於台東卑南南王部落,祖母曾修花女士是目前卑南歌謠的傳承代表,多次接受國外媒體及音樂採集者的採訪。所以從小在祖母的薰陶下,善於傳統古調的傳唱。

Bai-Lang(鄭捷任)

1968年出生於宜蘭羅東,沒有原住民血統,是一個比原住民還要原住民的漢人。從小就立志當專家:畫家和音樂家。讀復興美工的時候邊開始和同學組團玩音樂,參加過許多的音樂大賽。當兵時在軍樂隊結識了許進德,開始對原住民民謠產生情感。退伍後幫一些流行唱片編曲,後來覺得枯燥無味,索性開始接一些電影、廣告或劇團的配樂製作,雖常常義務贊助,卻自得其樂。現為原音社的團長,偶而為了生活還會接一些不太敢說的唱片CASE

Malheve-Lheve(柯玉玲)

霧台鄉魯凱族,玉神音樂系畢業,專注於傳統部落音樂的傳承與研究,為許進德的姪女。1996年在台北餐廳打工時,同原音社一起表演了一陣子,在屏東一家療養機構照顧腦性痲痹的幼童。

吳昊恩

卑南族南王青年,前原舞者團員,聖經學院學生,長得像蛋餅的大活寶;民歌餐廳駐唱過的他前陣子賣了一首歌,才一萬二的價錢就讓他這陣子都活在充滿希望的天堂;大曉君一歲就當她的舅公,酷吧!

Takanu(高飛)

台東太麻里的排灣族帥哥,每次表演時都帶著吉他過來,沒兩下就被我們把他的弦彈斷,唱沒幾首歌又高興地拎著吉他回去上夜班,下次來弦又換好了;人民公僕,鄒族妻子蘭欣是本專輯Mi-Yo-Me的發音指導,願主賜福他們。

●要買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0-ㄞ國  華山記者會.jpg

1997年是一個全面反省的時代;也是革命的非常時期。這次的革命不需要什麼建設和破壞、而是需要一個完全的「搖滾」。這次在響應李登輝總統「心靈改革」的路上,我們集結了台灣各音樂派別新新角頭,籌錄了這張台灣角頭音樂之ㄞ國歌曲。

讓這群年輕的搖滾音樂家,在他生存的鏡面裡去映照他自己對這個世界與社會的感受。記錄這些在底層默默流竄、滋生的﹔搖滾生活、搖滾歷史、搖滾模樣、搖滾觀點。同時,開始思考、重建、創造一種屬於本土台灣的新世代搖滾精神。

裡頭的歌曲沒有不痛不癢的歌,沒有風花雪月的情節。裡頭的音樂沒有虛偽的呻吟,也沒有妥協的音符。

願與台灣年輕人一起思想。台灣新世代的ㄞ國歌曲,用音樂勾起你我共同的情緒與情感!

1997年,我們活得很糟糕。如果您已聽不慣流行的噪音,也擔怕老來無歌可聽,那麼這張專輯或許能讓您好好解解他媽的悶!2007年呢?

本專輯榮獲《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評選1998十大音樂專輯。

「攏勿會歹勢」與「給我一槍」兩曲評選1998十大單曲。

即是再卑微的人,在他的內心深處裡,總會隱藏著一份夢想。我寧願說它是一張充滿夢想的專輯;對搖滾的夢。縱使這裡頭沒有不痛不癢的歌,沒有風花雪月的情節,感覺沈重而狂野。

相對於一般流行歌手或主流音樂,這些年輕人長期被冠上「另類」的字眼。他們似乎和生活在這塊島嶼的或千、或萬的人一樣,一直活在不惹人注目的角落裡,他們的生或死都無關於這世間的痛癢。

1997年,相信誰都不願意再提起那段惶惶惴惴的日子,我們曾經活得那樣糟糕而無助。成千上萬的島民為三大命案所帶來的惶恐、 政府的無能、生活品質的低落,多次攜家帶眷走向總統府前抗議。

如果搖滾,是種反省與批判。那麼這張專輯當初的企圖,乃在於記錄1997年你我共同的情緒與憤懣。裡頭的歌,沒有虛偽的呻吟,也沒有絲毫妥協的音符。盡讓一群年輕的音樂家,透過他們生存的鏡面,去映照他們對這個世界與社會的感受。

集結了十個台灣最活躍、創作力最旺盛的非主流樂手及樂團,觀點迥異的歌詞含意與激昂奔放的旋律,宛如大地一聲雷,提前宣佈新世紀樂團時代的來臨。整體樂風狂野,充溢草莽風格,歌詞創意十足,直指社會底層苦悶,凸顯體制之不義。本專輯榮獲中華音樂人協會公開認定,1998十大年度專輯唱片。而「攏勿會歹勢」與「給我一槍」兩首單曲,更同時榮獲1998十大年度最佳單曲。收錄樂團有︰四分衛樂團、原音社、張四十三、董事長合唱團、五月天樂團 、阿福、全方位盲人樂團、魔鏡合唱團、夾子樂隊。

與人民一起思想

即是再卑微的人,在他的內心深處裡,總會隱藏著一份夢想。我寧願說它是一張充滿夢想的專輯;對搖滾的夢。縱使這裡頭沒有不痛不癢的歌,沒有風花雪月的情節,感覺沈重而狂野。

相對於一般流行歌手或主流音樂,這些年輕人長期被冠上「另類」的字眼。他們似乎和生活在這塊島嶼的或千、或萬的人一樣,一直活在不惹人注目的角落裡,他們的生或死都無關於這世間的痛癢。

1997年,相信誰都不願意再提起那段惶惶惴惴的日子,我們曾經活得那樣糟糕而無助。成千上萬的島民為三大命案所帶來的惶恐、 政府的無能、生活品質的低落,多次攜家帶眷走向總統府前抗議。

如果搖滾,是種反省與批判。那麼這張專輯當初的企圖,乃在於記錄1997年你我共同的情緒與憤懣。裡頭的歌,沒有虛偽的呻吟,也沒有絲毫妥協的音符。盡讓一群年輕的音樂家,透過他們生存的鏡面,去映照他們對這個世界與社會的感受。

一年多來,似乎當初的意圖,並沒有引起太多的共鳴。有些樂團已經解散,有些樂團深受主流唱片公司的賞識,準備朝主流市場進軍。如滾石簽下五月天,上華準備和董事長合唱團合作,夾子樂隊在與真言社簽約後改名為夾子綜藝團,而「原音社」在今年初出版了第一張專輯「Am到天亮」...等等。相信在未來的音樂領域裡,他們會帶來更多樣的展現與驚奇。畢竟他們曾經跌倒而爬起,曾經失落而重生;生命理應向他們顯現它的美。

曲目

1攏勿會歹勢/董事長合唱團  What a shame!/The Boss Band   4'32" 

2 軋車/五月天樂團  Dancing in the dangerMay Day Band   2'41" 

3 活著/四分衛樂團  Still aliveBack Quarter Band   4'27" 

4 台灣性高潮/張四十三  Nasty sex in TaiwanZhang43   4'01" 

5 黑水溝之歌/阿福  Struggle against seaAlf    3'11" 

6 給我一槍/全方位盲人樂團  Give me a shotTouch Blind Band   5'01" 

7 脫殼歌/魔鏡合唱團  In chaosMirror Band    4'00" 

8 爬到屋頂去哭妖/夾子樂隊  Bullshit on the ruffClippers Band   3'01" 

9 RESCUE ME/花生隊長  Rescue meCaptain Pinuts   2'46" 

10 山上的孩子/原音社  Mount and kidsAM Band   5'11"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cmlogo_cn.gif

創立∥19989月夏末由張四十三所創立,年三十有一。

動機∥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出版∥於19991月開始出版第一張專輯。

構想∥1999__人物,風格,搖滾。2004__人民,土地,歌。

信仰∥社會主義。

立場∥無政府。

形象∥1999__角頭音樂,獨立廠牌。2000__台灣有種,角頭音樂。

態度∥以社會主義之理想,向資本主義學習。

現狀∥邁向第七年,雖貧窮依舊,資源有限。然,志氣高傲,依然有種。

遠景∥一個島嶼的品牌。

角頭音樂創立於1998年秋天,公司位在台灣首都士林的葫蘆島社區,由張四十三先生所創辦,那時他剛滿三十。「角頭」在台灣人的社會中,是指某個地方的「黑社會老大」。由於先生的出生故鄉雲林,以出產「流氓」聞名,加上他從小就很憧憬於黑社會的傳奇神秘色彩,於是便取名為「角頭音樂」。

角頭做唱片的方式及態度,與一般的流行唱片公司相當迥異。角頭有著社會主義的理想性格,公司內部沒有階級之分,從不以合約箝制歌手的未來發展,給予歌手最大的音樂製作空間,且完全尊重每一個唱片環節的創意,如攝影、美術設計、文字..等等。希望能讓每一個階段的工作者,在唱片製作的過程裡,享受最大的創作喜樂。

角頭的歌手也沒有一般明星的俗豔,他們大都來自於台灣本島各個角落的獨立音樂創作者,純樸卻充滿生命力且有著豐富的人生故事。他們都有很強烈的創作風格及視野,當然他們的音樂創作更如百花齊放、森羅萬象,生猛有力,曾屢次獲得台灣許多音樂競賽的大獎,及國際性音樂會的演出邀約,令人驚豔。

近年來角頭音樂更積極在台灣各地,舉辦主題性的大型音樂祭,如「海洋音樂祭」、「亞細亞部落民謠節」、「女搖滾」..等。希冀能以獨立廠牌之姿,為台灣虛質的音樂文化注入新血液。期待在百花齊放中,分享本土音樂的遼闊,在相濡以沫中,更珍惜音樂本質的真實。

角頭一年大約出版六張自製的音樂專輯,結合人物、風土和歌,做多面向的延伸。每張專輯裡頭,除了歌手的音樂外,還附有一本人文性的攝影與文字的記錄。希望以記錄的方式,為這塊土地留下一些屬於這個時代的人民之歌。由於角頭的專輯,通常不以商業目的做為出版的主要考量,常以分享的態度結交知音,於是在台灣的媒體都稱它為;台灣最有種的獨立音樂廠牌。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