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藝人消息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132_12.jpg

 

 你也許吃過香腸漢堡 但是絕對沒看過傳統八音大鼓混拉丁森巴嘻哈
你也許看過老外講相聲 但是絕對沒聽過客家原住民音樂混種

世界音樂在好客的熔爐中化合成新世界
重拾熱帶的尊嚴 被遺忘的色彩
只有好客樂隊辦的到 !

◆ 時間: 2007 / 5 / 19 ( 六) 20:00 ◆ 地點:The Wall ◆ 票價:NT$ 400 元/人
◆ 地址: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 預售票專線: 02-29300162
◆ 網址: http://www.the-wall.com.tw/
◆ 超強陣容:Jonathan Gregory 巴西森巴鼓手、樟樹國中森巴鼓隊小美 阿美族歌手、永龍 卑南族歌手 、烤秋勤 饒舌樂隊

好客樂隊
法國坎城MIDEM國際唱片展歸國演唱會 「 熱帶混血樂
5/19 (六) PM08:00
The Wall 這牆藝文展演空間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預售票專線 02-29300162
Price=$400 預售買四送一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P9180098.jpg

*最佳專輯  *單曲2 [ 回家‧Da La La La ] 

推薦語:專輯概念與歌曲的結合十分密切,在唱功、詞曲創作、及編曲上有傑出的展現。融合多樣音樂元素,將生活放進音樂的靈魂中,打破原住民創作音樂的界限,這張專輯將原住民創作提升到了另外一層令人驚艷的境界,值得聆聽。其他入選專輯請至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詳閱

●購買昊恩&家家專輯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1303s.jpg

2007年2月8日壹週刊報導,撰文:唐千雅  攝影:游銘元  莊立人 

我聽到昊恩、家家首張創作專輯時,其實有點訝異,本以為會是原住民風的歌曲,但他們開場第一首歌竟然是充滿藍調位的日文歌<流星>,好像正開宗明義說了:他們的歌,並不太一樣。

新世代鄉愁淡了

   「我們選歌,故意選沒有那麼大原住民包袱的,一開始就不希望被強調是原住民,即便是有,也要強調,我們是活在這個時代,沒那麼多鄉愁。建年就被我笑過,你不要在自己家門口流浪,哈哈。」

愛開玩笑的昊恩(吳昊恩)說著便虧起他國中時的偶像,他長得很高很壯,所以吉他在他手上顯得很小。

    我覺得賺到了。去河岸留言拍昊恩、家家(紀家盈)的演出時,陳建年一家四口同時在場,後來,家家的大姐紀曉雯、二姐紀曉君與媽媽也來了;所以到最後,紀曉君、陳建年都被拗上台和昊恩、家家一起演出,他們唱著陳建年的作品(卑南族語,意即你好嗎?),合音穿透冷冷的天氣,充滿了東海岸天生的活力,這簡直太夢幻了。

    散場時,陳建年邊抽菸邊露出招牌的思索神情說,「上台是給他們鼓勵啊,很不容易,昊恩在做這張專輯時,也是經過很多掙扎的。」

    昊恩與家家都來自台東南王村,那也是陳建年、紀曉君所生長的卑南族村落。家家小紀曉君五歲,仔細一看,他們兩人下巴的弧度還真是一模一樣;而昊恩是紀家表舅,我好奇問道,「怎麼你們整個南王村都是親戚?記得陳建年也是紀曉君的表舅不是嗎?

背後靈成了主角

   「建年是他阿公那邊的表親,我是外婆那邊的表親,」昊恩慢慢道來。在南王村人組成的Am樂團中,昊恩是吉他手,而家家則是女生合音,可是當時他們都不是主角;昊恩指著家家笑道,「她最會的哦,就是唱歌無聊在旁邊打哈欠啦!」

    「在別人背後可以玩啊,在台上,有時候當背後靈會無聊,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出唱片啊,不習慣啦,」跟唱歌時不一樣,家家說話聲音小小的,「因為都覺得台灣的歌手就是要,瘦瘦的、白白的,臉蛋很漂亮那種所以,我比較害怕上鏡頭什麼的,」說完,她又意識到鏡頭,濃眉大眼的她畏縮地低下頭去。

    家家比紀曉君胖,又才剛剛變成舞台上的主角,跟姐姐在台上時,她很放得開,但她屬於一個人的自信,則還在心裡面發芽培養,認識他們好幾年的知名樂評人翁嘉銘,此刻出聲鼓勵她,「你要想想黑人女歌手都嘛很魁梧,又很迷人。」

    昊恩也忍不住說,「我都跟人家講,我也是巴掌臉,很多個巴掌,我這樣還好啊,長得胖胖又帥,才華還不錯」唷,這個南王村的吉他王子還挺臭屁的。


憶亡父
爽朗吟唱

    「昊恩超會亂編歌,像建年的<海洋>就被他唱成海裡淹死人的感覺,就像海洋颱風版,好像有人要出殯。」昊恩老愛拿音樂亂編,讓家家常感覺又好氣又好笑。

    但也就是因為昊恩有這樣爽朗的個性,讓他所負責製作的專輯聽起來非常舒服。所以在冬天因忙碌遲歸的夜裡,我常常聽這張唱片,家家渾厚爵士味的輕鬆女聲,加上昊恩草根藍調的吉他極為合拍,彷彿可以把壓力慢慢流掉,我尤其喜歡昊恩懷念已逝父親所做的歌<記得說再見>,歌裡帶來了健康面對未來的氣息。

    昊恩的父親是牧師,在村裡教會帶詩班,所以他很早就接觸教會音樂,他開玩笑,「我都說我家是賣十字架的!

    他從小出入紀家,雖然很少對家家留下印象,但他與紀家三姐妹的緣分一直很深,「我唸書時是大姐比賽專用吉他手,後來出社會,曉君剛好發片了,我變成他的吉他手,現在又是家家的吉他手。」家家吐吐舌頭,「我很小就會彈吉他,可是一直都沒進步。」


正青春
力度可期

    比起昊恩,家家的作品比較直覺,女生的情情愛愛與思念,在她唱來,很簡單也很有味道:她的家學淵源,從姐姐、阿姨、媽媽到外婆,全部都很會唱歌,「她們都叫我紀小妞,我十六歲時,抱著吉他亂唱,用卡帶錄起來給曉君聽,她就鼓勵我,很好啊,妳會寫,趕快給大家聽。」

    「那時有朋友說,妳再瘦一點就會很漂亮,可以去當明星。」家家眨動著她很長很長的睫毛。剛過二十四歲生日,身為老么的她還保持了很多小女生的模樣,不停翻折北海道友人送的手帕,「我很想唱小野麗莎那樣的歌,很輕鬆,可是唱那樣子的歌就是模仿,而不是我了。」

    我到覺得她的聲音比小野麗莎有力度,而且可能性大多了,那是一陣會隨著年歲增加刻痕,並隨之滲出更多故事的聲音,但她才處在人生的開始階段,一切都還值得期待。反倒是才大他六歲的昊恩,因為人生多波折,因此要把歌曲變得輕鬆簡單。


坎坷路
笑看傷痕

    我本來以為這傢伙只是因為貪玩,換了很多學校念,算什麼坎坷,但眼角卻隱約看見他的右腳青青黑黑的疤痕糾纏一大片,她笑嘻嘻地把褲子撩起來,「我小時候為了買乖乖,過馬路時被糖廠的拼裝卡車拖行,之後復健了十年。但我到現在都還很愛吃乖乖,所以我媽每次都說,吼,可以了吧?

    父親抱著渾身是血、關節翻出的他送到醫院,又因為醫生要接骨,父親拿著鋼杯與冰塊回車禍現場找他的碎骨頭「我腳上都是疤痕,國小第一天上課,隔壁同學說,『老師,我不要跟他坐,他的腳上有蜈蚣』」我很難過,那天回家後,

我開始寫歌。

   「我都跟人家說,大家有沒有看到我的酒窩,」昊恩指指他腿上傷疤陷下的凹痕說,「誰規定酒窩一定要長在臉上?

    「我媽很有智慧很溫柔,對我影響很大。他常鼓勵我,如果我已經遇過這樣的事,很多事都可以放輕鬆一些了。」他自己也是一個貪玩又溫柔的小孩:父親在三年前過世,他回家當了半年的管家婆,也不管家人要不要吃,該煮飯時就煮飯,垃圾車來就去倒,在那裡的氛圍裡,他和姐姐、阿公、媽媽一起療癒傷痛。


音樂會
全家搖擺

    「還好這些年,吉他都陪在身邊。」昊恩感性起來。他的吉他彈的好似也是一個充滿表情的歌手,連羅大佑都稱好。

    這張專輯是昊恩第一次當製作人,他說去年的西班牙Womex世界音樂節影響他很大,「他們對音樂旺盛的活力,去創造新的融合,沒有一定要怎麼樣,這就很對我們的tone,為什麼卑南族一定要唱卑南族的歌,原住民一定要ho hi yan na lu wan?

  他們生長在平地的卑南部落,那本來就是融合許多文化、截長補短的民族,家家父母是做衣服的,她在跟著往返台東、高雄批布的過程中,聽了好多的西洋老歌,而吉他王子昊恩則深受Steve VaiEric Clapton影響。因為他們的個性,也因為這代年輕人生長的背景比較輕鬆了,昊恩回應,「跟建年喝茶聊天時,他說我們的專輯怎麼聽不出什麼風格啊、找不出屬性,我回答他,很好聽就好啦,只希望大家聽得舒服。」一旁的家家猛點頭。

    今夜錯過五十歲生日的媽媽,是第一次來看家家表演,喝了一些小酒後,家家的姐姐們都搖擺起來了;我想起他們成長的方式,總是在家裡有人來聚會時,就開始唱歌,每個家都是一個小型的演唱會。聽著昊恩、家家這樣自然、不掺味精的歌,好像割破了時空的限制,帶你一起回到了台東南王村,在星空下,共享那和諧又快樂的時刻。

-------轉載自壹周刊第298期------

買昊恩&家家專輯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買昊恩&家家專輯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旋轉IMGP4700.JPG

昨天(36)「西尤」來角頭排練、錄音,好好聽的演奏和樂音,先擷取一小段與樂迷分享台灣風西塔琴之美,並期待他們新專輯的誕生。

西尤Siyu Sitar是一個

以古印度西塔琴(sitar)為主的演奏創作樂團是華人世界第一支以西塔琴演奏為主的樂團也是國內少數以"世界音樂world music"作為主要創作曲風的樂團

對於獨特的民俗曲風及異國音樂有著特別的研究

是個以"亞洲元素"作為主要音樂創作養份的音樂團體

希望能以不斷的音樂創作及巡迴演出

讓大家更認識亞洲音樂文化的魅力

及宣揚上帝大叔對人的愛。

由西塔琴手吳欣澤

BASS手李禮勇及鼓手梁恩信

2003年平安夜成軍以來

已參加了許多音樂活動演出且受到的評價頗高

未來的希望是能成為優質的藝文音樂團隊

以發展音樂的獨特及多樣性 

而團名的由來則是有個非洲部落叫做"西尤村"

祖先是來自明朝的鄭和船隊

這裡有許多東方臉孔的黑人

而當地人們祖先口述的歷史

也提到自己的祖先是來自遙遠的東方

因為這典故

決定把團名定為"西尤樂團 Siyu Sitar"

以紀念古代離鄉背井的探險船隊

及現在非洲肯亞西尤部落裡的亞洲後裔

關於西塔琴

西塔琴(Sitar)是演奏北印度曲式”興都斯坦”最主要的撥弦樂器

於距今六百多年前由魯特琴逐漸改良而成為現在的構造

但在今日

目前也因為各個演奏流派不同而在設計上也稍有出入

但整體的構造是大同小異的

大都是由四塊木頭及共鳴處的大南瓜製成

西塔琴一般來說通常會有20條弦

分別是2條負責旋律的主弦

5條韻律弦13條在琴橋下的共鳴弦

琴格可以隨著演奏上的需要而任意調整位置

通常琴身會有許多繁複的雕刻及裝飾的

除了美觀之外

這些裝飾也有保護的作用

讓西塔琴脆弱的琴身較不易損壞

光以外表來看

不難看出西塔琴的設計

是十分有生命且具有印度深沉文化內涵的

除了印度傳統的文化之外

也有受到伊斯蘭回教文化的影響

我們都可以在西塔琴上找到這文化融合的本質

西塔琴其獨特的聲音很難形容

傳統的彈奏法姿勢十分獨一無二且優雅

下半身要用瑜珈(yoga)的盤腿坐在地上

彈奏的時候左手只使用兩跟手指頭

食指負責滑音

中指負責拉扯弦

右手則使用一種名叫"mizrab"的義甲套在食指上

就這樣以左手控制音高

右手撥弦彈奏

跟一般的撥絃樂器的發聲原理差不多

但多了下面的共鳴弦以及琴橋的打弦原理

會產生許多的複音共鳴聲響

可以說是聲音最接近貓叫聲的傳統樂器

因為西塔琴主要的功能是拿來靈修和養性的

學習的時候也要輕輕柔柔的

才能把西塔琴陰陽調和的特性表現出來

在印度西塔琴的樂音甚至被奉為是來自上帝和人類溝通的聲音

我在印度的音老師也很有趣

當我問他要如何才能演奏好西塔

他只淡淡說了一句:”對西塔要像對女朋友就對了,慢慢的開始…”

乍聽之下覺得他在騙人

但後來發現真的很有道理

慢慢的開始...(取自西尤樂團部落格

●西尤演出訊息

3/12 西尤 in 台大醫院安寧病房

2007. 3/7 西尤 in 2007台灣國家燈會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DSC01355.jpg

中華職棒聯盟提供

「有愛最棒揮出希望」熊獅義演賽將再現驚喜,「職棒媳婦、金鐘歌后」紀曉君將於週五(2)在新莊的首場比賽,為大家獻唱3首好聽的歌曲,同時他也將邀請兩隊阿美族的球員為大家跳舞,大家共同舞出愛心。

紀曉君出生台東卑南南王部落,善於原住民傳統古調的傳唱,不久前考上美容師執照,最大心願將來開一家屬於自己的美容院,他很高興能夠在這次義賽獻唱,紀曉君將帶著他的舅公吳昊恩及妹妹紀家盈等人一起參加。

紀曉君表示,老公郭岱詠也好想要參加這一次的義賽,但他是屬於中信鯨的球員,而這次是統一獅及La new熊比賽,他就覺得不好意思來,不過弟弟郭岱琦在統一獅可以比賽,算是幫老哥多付一下愛心。

舅公﹝角頭註:應為表﹞吳昊恩不過大曉君1歲,目前是聖經學院學生,為原舞者團員,曾在民歌駐唱還曾以1.2萬賣出自己作的歌曲,天生樂觀,這次不計酬都願意幫中華職棒的忙來獻唱及跳舞,曉君的妹妹家盈唱起歌來像瑪麗雅凱莉,很有黑人的味道。

3月1下午15時在體委會3樓將所舉辦熊獅賽演賽賽前記者會,日本羅德隊社長瀨戶山隆三,及監督Bobby Valentine ,還有旅日教練莊勝雄亦將出席記者會,他們相當高興可以參與這樣有義意的活動

●買曉君專輯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9cover.jpg

一個是am樂團的吉他手、一個是紀曉君的妹妹,昊恩和家家這一對靈魂男聲和女聲,要打破大家對原住民歌手的刻板印象,兩人唱出濃濃的藍調、靈魂、爵士味。

只要看過am樂團表演的人,一定為家家高亢的嗓音驚艷,因為家傳淵源,身為紀曉君的妹妹,家家會唱歌不令人意外,在昊恩家家首張專輯裡,家家一首首情歌展現了驚人的創作才華,她不好意思地說,當初只學會兩個和弦就寫出歌來了。家家從小跟著爸爸聽西洋歌曲,她細數著「綿花田」、「老鷹之歌」、「最後的華爾滋」等,「還有卡本特的歌,我媽媽也很愛」。

昊恩則是am樂團的吉他手,從小受教會音樂影響,小時候常騎著腳踏車,大老遠跑去影印陳建年的吉他譜,努力想彈得跟他一樣好,「後來能跟陳建年一起表演,對我來說是很夢幻的」,現在昊恩吉他的段數早高過陳建年,就連陳建年自己都說「我怎麼彈來彈去都一樣」,很想像昊恩般揮灑自如。

雖然有著濃濃的卑南血液,但昊恩、家家刻意要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專輯第一首歌是日文歌「流星」,這首曾被江蕙等台語歌手唱成台語版「流星淚」,是首日文老歌,家家則是學自外婆那,唱來藍調味十足。因兩人從小就受到西方音樂的影響,專輯更多的元素來自藍調、靈魂樂,唯一的一首以卑南語演唱的「蜥蜴」,還是昊恩全新的創作,得過母語創作冠軍。「台灣原住民音樂這兩年已經遇到瓶頸了」,昊恩、家家刻意不強調原住民背景,努力走出自己的風格。

◎購買昊恩家家專輯請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cannedImage-2.jpg
我想大部分音樂人的創作都是在生活經驗中磨練而來,不管是自身的發省或環境的刺激都是創作人的基本條件,我也不例外。

記得有一天有位導演要我幫他寫一段有關流浪漢的配樂,我寫來寫去寫成了「舊衣裳」,跟我當時的心境很符合,這首歌後來成為了這張專輯的序,歌詞中寫著:

.「誰穿著新衣裳,在人群裡搖晃…..」,也許寫的過於瀟灑跟不羈,但或許反映了一些隱性族群對這一切似是而非的世界的看法,包含我在內。

持續性的夢境是不是會對一個人的性格造成影響?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影響了我的音樂取向,「幫我一個忙」即是這樣產生,「秋別」亦是,這兩首曲都用了一段無言的方式來表達夢裡的畫面,前者為實後者為虛。

在「秋別」裡我用自己的聲音模擬了歌劇的唱法,用數十道聲軌分飾男中音、男高音及女高音等數人呈現另一種創作方式,偶而聽著還是會起雞皮疙瘩,不知道是基於一副破鑼嗓子所造成的震撼,還是我又聽到那不屬於我的聲音。

做這張專輯期間我沒想太多,有路就走,沒路就停下來休息,常在三更半夜進了錄音室的門,關門→開機→架設備→開空調→泡咖啡→準備工作→發呆…..,望著氣閉式玻璃窗外的那條十二線道大馬路,連張老闆都不知道角頭有這樣一家咖啡廳,我是知道的,在空乏的時候,想寂寞的時候,這是很好的一個所在。

經過多年,一位朋友不經意的一段話仍常盤恒心裡,他說「偉大的創作通常產生於困苦不安的環境下….」,也許朋友只是引述哪位名人的真語,又或者是他有感而發,這段話總在我面臨失望或得意的時候產生了一些作用跟警惕。

雖然我並不曾想做出偉大的創作,也未達到困頓的條件,但我相信,只要能打動人,就有存在的價值,這也就是我對創作的基本態度!

●買廖士賢《完美世界》專輯按這裡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紀曉君在2005年法國坎城MIDEM國際專業唱片展演唱.jpg

【聯合晚報/記者梁岱琦/台北報導】

許瑋倫車禍,讓最近也常開車往返台北、台中的紀曉君,提醒自己要小心。紀曉君公公日前腦溢血,近兩年的記憶受損,忘了紀曉君已經與職棒選手兒子郭岱詠結婚了,還以為她只是兒子的女朋友。【詳細內容請見聯合晚報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