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850-1s.jpg
三、四年前,在原舞者的表演中,看到大眼、魁梧的昊恩,接著又在紀曉君、陳建年、巴奈演出AM樂隊裡的吉他手,也有搶眼的表現,去年以一首「蜥蜴」勇奪原住民母語創作比賽第一名。

多年前,在紀曉君台東家認識她愛唱歌且都極動聽的家族小妹紀家盈,大家叫她「家家」,歌聲柔美、出色,在台北Live House經常為姐姐和聲,偶爾也唱自己的創作曲,那時才19歲,教人大為驚豔。

然後去年底聽到昊恩與家家的首張專輯Blue in Love》,像是幾番寒暑後,青苗終於含苞待放了。

沒有卑南族傳統歌謠,沒有原住民的國語流行曲,而可以想見他倆在兄姐成名後,在音樂另闢蹊徑的用心。以現代語彙輔以藍調、爵士、民謠的編曲式,傳達原住民的鄉愁、歡愉、遐想、浪漫與成長;原創新意詮釋現今原住民的境遇與心事,也有老阿嬤傳唱的日文原住老歌,彷彿是日漢殖民的文化衝擊下,悠悠道出天地無限包容的星語及心曲。

「流星」是首日文發音的歌曲,為什麼要挑日文歌為專輯第一首歌曲?「流星」一開始,就會被家家優美深情的唱腔吸引,還有昊恩木吉他的演奏及編曲相映生輝,簡單、純粹、好聽,讓人想再進一步聆聽,全部的創作。

「流星」是家家阿嬤教她唱的歌。而今,家家大都在城市生活,這首歌象徵著她對阿嬤與家鄉的思念,同時是想唱歌、寫歌的源頭,也不能否認,日文歌是台灣歷史與文化的一部分,由此為起點,走向新音樂之路。

「不自由」則是具爵士風的男女重唱曲,小編制樂隊幫襯,時遠時近如同風景。第一段由家家主唱帶出,第二段換由昊恩擔綱,才知這有百老匯歌曲的模型,隱藏著愛的故事,每個主音和和聲都是劇中角色和心聲,畫面感詡詡如生。「不愛你」也是昊恩的作品,和「不自由」有異曲同工之妙,薩克斯風、伸縮號及和聲,都營造了現代百老匯的戲劇感,演唱、演奏和編曲都頗功力,看不出昊恩是第一次擔任製作人。「Love love love」前面聽來又是展現家家唱功的R&B演唱曲,等手鼓、口琴和聲進來,福音味更顯得濃厚。若台灣有藍調歌手的分類,家家應是最受矚目的新星。

「蜥蜴」是首母語創作的新歌,也是第二屆母語原創歌謠比賽的冠軍之作。詼諧中帶豐富的聯想,將人在煩惱時看著牆上壁虎,衍生到大自然中蜥蜴的快樂聯想;吉他營造鄉村與西部的氣息,「快樂的蜥蜴 我要和你快樂的微笑」昊恩的唱腔和節奏,吶喊是對自然界歡愉的渴盼和欽慕。而下一首家家的「我好想你」,回歸少女的心,是天與地間單純的思念。家家嘗試創作不到兩年,但作品很直覺式的單純美。

「顏色」依然是想念的主題,試圖探索可見可觸摸的思念,而卻是首昊恩懷念已逝父親的作品:「你是我世界的顏色,白天有你光明,夜晚有你寧靜」。隱藏了哀傷,卻有種思念無法具體擁抱的痛,流露其間。

「迷路」和「回家」依然歌吟著鄉愁,可感受那種由城市中的失落,轉折到部落老人的呼喚,以南王部落老人吟唱的傳統歌謠為Intro,「穿梭在都市的勇氣,吹痛想念的心」,唱出都市原住民的心事,穿插著昊恩與阿公說笑的錄音,對照著昊恩副歌一遍遍唱著的:「回家吧!孩子回家,不要害怕。不要害怕。」由激動到低喚,讓人動容,豐沛的感情,在這裡到高潮卻又令人默然。

然後又習慣似地,以輕鬆歌唱化解那份深沉;「Da La La La」甜美的男女對唱情歌,十分俏皮、可愛。重新編曲的童謠「星星數不清」,回到純真,還有姐姐紀曉君、紀曉雯的和聲,好像是三姐妹童年純真的快樂歌唱。以「記得說再見」為結束曲,顯得理所當然,卻是昊恩向亡父的「告別曲」,便懂得為何是以昊恩父親生前唸的主祭文Intro,以Am家族歡樂合唱陪襯,展現原住民對至親辭世的另一種心意,和另一首「顏色」相呼應。

整體而言,聽完Blue in Love》很容易突顯家家藍調唱腔的優越,昊恩在詞曲創作和吉他編曲上,處處可見其獨到的功力和奇想,最特別的是,將12首歌編綴成「愛與思念」環環相扣的篇章,一氣喝成,而更重要的是每首歌背後,都蘊含昊恩與家家成長與土地的故事,使音樂與歌蘊含著心靈的顯影,在美與純情間,吐露著生命的滋味。

●購買專輯請至「角頭網購」。

※轉載自樂評人翁嘉銘部落格「搖滾夢土  青春的海岸

創作者介紹

台灣有種:角頭音樂

tc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